爹爹不是哲學家,不懂得生命的起源及意義,只是在過去一年,生命上的變化帶來了對生存及死亡的思索。

一年之前,小兒一如出世,帶著無比興奮的心情迎接新生命,但第三天,可能是上帝看漏眼,又或許是魔鬼看不順眼,天上一顆小蠶豆忽然砸中了一如的小頭頂,讓他加上了「豆B」的標籤。

家人,尤其是太太的憂慮,令遠處天空永遠有一片雷雲在蠢蠢欲動。生命才剛剛開始,已經要伴隨死亡威脅,爹爹這一年以來,也是戰戰兢兢地撐著傘子,走過的的答答的雨天。

過去半年,香港沒有人快樂。爹爹抱著一如,他是我們一家的救生圈,成為了唯一的快樂泉源。爹爹絕對不能讓這救生圈漏氣,於是努力惡補蠶豆症的資料,照顧豆B的路上,真的不容許有一點差池。

東西看多了,心卻不見得會寬起來。看,那片雷雲仍在遠方悶響。

過去一周,全世界似乎失去了笑聲。一場肺炎令人心惶惶,生與死原來是人的一雙腿,相距只是腳步之間。跟太太的聊天,跟朋友的討論,對方竟然也不約而同地說出了「生存」這個兩個字。一場疫症,讓大家找回人類本能。

面對疫症威脅,每天一段一段令人難以置信的新聞報道,最容易令人感到最軟弱無力。

爹爹外出工作,踏入家門時仍戴著口罩,疲憊的臉隔著口罩向一如微笑,竟然仍神奇地傳遞給他,換來了招牌式「見齒不見眼」笑容。這一刻我才發現,原來面對生死難關,只有那才是嚇退雷雲的最強武器。

深夜人靜,爹爹在思想著一如帶給我的哲學題。生死的問題實在太困難,但想不到,一如本身已是答案。

想了解更多關於蠶豆症的資訊,歡迎到網站:https://www.g6pdhk.com
#蠶豆症 #G6PD #豆B #兒童 #育兒 #爸爸 #媽媽 #親子 #一如 #BB #寶寶

[蠶豆症]寫在深夜時分的生死教育